三村却是真正用行动在反抗的人

作者:明星娱乐

      对于这部电影早有耳闻,今天深夜终于看完了,电影的血腥暴力与残忍有一定预料,人性的优点与弱点在电影中也得到一种近乎赤裸的展示。然而,我无意去深讨整部电影有什么巨大内涵,而只是想回忆几个印象深刻的片段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片段一:三村的反抗
        整部片子里,绝大部分的学生选择了屈服,或是拿起屠刀,或是选择自杀,即便有小部分提出了反抗,也并未有真实行动。然而,三村却是真正用行动在反抗的人。不得不说,三村是一个很聪明也沉稳的中学生,在那样简陋的情况下,却可以攻入系统,给予了大人们事实的打击。眼看他们的反抗已经只剩最后一步便可成功,却被那个主动参加完全是享受杀戮的家伙杀了,这里似乎不符合一贯的正义战胜邪恶的逻辑命理。然而,事实上就是如此,聪明的、缜密的、正义的反抗者最终并未能战胜邪恶,而是同样死的不明不白、没有价值。
        导演似乎想要用这次功败垂成的反抗加重渲染影片的绝望气氛,又似乎是在透露一种讯息:总有些你看起来完美的、合情理的反抗最后不得不淹没于大势的洪流。
        片段二:弘树与琴弹
         片中有很多对情侣,弘树与琴弹这一对也算不上戏份很多,但不知为什么却让我记忆尤深。相对而言,这一对甚至还算不上真正的情侣,弘树对琴弹的一片真心却是在被琴弹射中将死之际才得以倾吐,不得不让人唏嘘。弘树的武器是GPS定位仪,不能进攻,却足以防守。然而,为了青涩的爱情,即便翻山越岭也要去找自己心中要守护的女孩,这种执着与冲动是青春的记号,让我想起为了沈佳宜而奋不顾身的柯景腾,都是让人心疼的为爱付出的单纯的男孩子。弘树最后死在琴弹的乱枪之下,倒在水中满身血迹的样子让人心痛,而他死前却还惦记着让心爱的女孩快跑,他死了,弘树与琴弹的故事就定格在那一刻,至少在那一刻,琴弹是他生命中最珍视、最值得付出的女孩子。也许,如果他们最后没有死,弘树对琴弹的爱情会因为时间而改变,会成为一段无疾而终的平庸爱情,但至少现在留下的只是青涩的、永远不会改变的感情。
       片段三:塔里的六个少女
        私以为这是整部电影里少有的明亮色调的片段,幸存的好朋友们做着午餐,彼此嬉闹,明亮的阳光透射进小屋,畅想着七原带她们逃出去的美好未来,这看起来几乎像是一趟属于少女们的假日旅行。可是,美好与希望是表象,因为一个人的软弱最后引发的枪战瞬间结束了几个年轻的生命,始作俑者的少女最后留下的话是:对不起,我差点忘了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。平淡的一句话,读来确是巨大的悲恸与无奈。面对死亡,猜忌与伤害取代了朋友间的信任与互助,每个人都想活下去,但这个欲求只是个人的,而不是团体的,求生的欲望将每个人无限放大,人的私心膨胀到彼此间的联系无法存在,于是,朋友也无法依赖。看着这几个年轻的面庞,我想到韩国电影sunny,里面七个个性迥异的年轻女孩用一辈子守护着少年时代的友谊,当然,sunny从未一起面对过巨大利益的诱惑与逼迫,比如死亡与生存。而这几个女孩只是不幸,遇到如此极端的情况。         

本文由乐白家娱乐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